中國制造業管理何以突破瓶頸?

近年來,我國制造業面臨的競爭日趨激烈,產品生命周期愈來愈短、客制化產品日趨多樣、制造成本難以控制……“如何打破這一系列瓶頸,讓中國制造業走得更遠”成為眾人關注的議題。

    日前,浙江大學管理學院EMBA攜手矽亞投資舉辦了《展望2020——制造業的前世今生》經濟分析與預測財經年會,國內外政商學界精英聚首杭城,從全球與中國、資本市場與制造企業、對沖基金與資產管理及家族傳承等多種視角進行專業的分析、預測,為制造業的發展問診把脈,尋找制造業發展的未來之路。會上,浙大管理學院院長吳曉波教授對“中國制造業面臨的問題及瓶頸”這一議題做了深入剖析。

  國內制造業現狀

  研發投入、海外并購加速增長

    眾所周知,制造業是我國經濟發展的脊梁。然而,最近幾年,制造業面臨著巨大的轉型升級困難。這種困難是多重的:一方面,制造業因自身所處的發展階段而面臨一些困難;另一方面,全球環境的變化帶來的困難。如果中國制造業延續過去的發展模式,恐怕難以為繼?,F在,制造業的基本模式、創造價值的方式,都在發生革命性的變化。

    跟大家分享一個典型的案例:在南非世界杯上,球迷手中有一個非常重要的道具由中國義烏制造——嗚嗚祖拉。在義烏,它的單價僅售0.3美元,可在南非,它的價格竟然是8美元。不難想象,制造業在國內走得多么艱難,然而,換一個角度可以看到,中國制造業是何等堅強。在此種情形下,我國制造業仍然可以盈利、發展,這值得欽佩。實際上,這種低利潤的狀況是制造業前一個階段的發展模式、要素結構帶來的結果。

    世界是變化的,制造業亦如此。從生產可能性邊界圖來看,在同樣的產能、生產水平下,制造業的資本和勞動力結構是怎樣的?中國顯然偏向于以勞動力獲取生產優勢,而歐美國家則倚重于技術資本。那么,我國制造業該如何隨時代變化而變呢?

    目前,全球制造業格局發生了重大改變。30多年前,中國制造業僅占全球制造業出口比重的0.8%,而如今卻已占13.5%以上,中國制造業取得了長足的進步。什么力量推動了這種進步?傳統的力量包括大量廉價勞動力,但隨著新勞動法的頒布和實施、人們生活水平的提升,勞動人口紅利迅速下降。如今,國內制造業出現了新變化。比如研發投資,在前30年里,它在制造業中所占比重較低,但在最近5年有了飛速增長,尤其是2008年以后。這里面有政府的鼓勵,但也是競爭擠壓的效果,這些外力都促使了企業必須重視和推進研發工作。目前,研發投入的比重占我國GDP不到2%,到2020年,其目標值有望達到2.5%。在下一個階段,中國制造業的競爭力會發生很大的轉變。再比如海外并購,最近5年,中國企業在海外不斷投資、收購企業(大部分是資源型企業),但制造業的并購增長也非常迅速。這表明,中國制造業企業追求競爭力的來源正在發生革命性的變化,過去是內源性的,現在是全球開放的,向海外獲取戰略性資源,這是非常重要的趨勢。雖然海外市場不景氣對出口有很大影響,但對海外并購則是個機遇期,我們可以用相對較低的成本收購更好的戰略性資源,從結構上給我們帶來了更多機會。

  從“二次創新”走向“原始創新”

  轉型升級依靠創新驅動

   10多年前,浙江就開始建設先進制造業基地,當時,我們已經開始轉型升級。關鍵是如何轉型升級?驅動力的變化是關鍵,制造業的轉型升級要從勞動力驅動、投資驅動等傳統驅動力過渡到以創新為驅動。中國企業有大量創新,但這些創新沒有被外部世界承認。因為這些創新的原始創意并不來自于中國企業,而是“二次創新”。中國企業的創新大多是二次創新,在別人已有的基礎上做改進和創新,但現在,企業要進入一個新階段——怎么通過“二次創新”走向“原始創新”。

    產品有生命周期,決定產品生命周期的核心是主導設計,主導設計決定產品以怎樣的技術原理進行生產制造,來獲得績效。然而,這個原理會變化、改進、發展,甚至會衍生出新的產品生命周期曲線。而目前中國制造業面臨一個重大難題就是,大部分企業的產品只能黏在上一條技術生命周期軌跡上。這是最大的威脅,也是最大的機遇所在:如果能夠跳進下一條生命周期軌跡,企業就能超越以前的領先者。

    此外,制造業的轉型升級還涉及到“集群”,“集群”與互聯網的連接優勢已經凸顯,例如珠三角和長三角等。我們從“二次創新”往上追趕,在學習領先者的技術時,企業擁有后發優勢,這種優勢來自于相對較低的不確定性。而且,人口紅利一直是轉型升級中需要強調的要素,每年畢業700萬大學生,源源不斷的技術性人才的支撐,亦是制造業得以發展的動力,他們將在研發與創新過程中扮演十分重要的角色。

    因此,企業的成功發展是一個動態的過程,它們是通過動態的技術演變從而實現追趕和跨越的。

  制造業未來趨勢:

  離不開與服務、商業模式的結合

    制造業發展的趨勢中,很典型的一種就是服務化。如今,越來越多的制造業企業把服務作為利潤的主要來源,如???*從事視頻監控,提供的是安全服務,而不是簡單地提供一件產品。再如杭氧,過去做的是賣制氧機,現在,它保證每年提供高質量氣體給客戶,通過這種方式,更好地服務客戶,從而實現附加值的進一步上升。我們很高興看到這樣的企業在市場上不斷出現。

    另外一種趨勢,就是制造業的商業模式創新。前不久,我們見證了在一天的時間里,阿里巴巴、天貓350億交易額的產生。這是一個新的生態系統。這個生態系統的迅猛發展告訴我們,制造業本身的邏輯在發生變化。過去,我們關心的是商業巨頭、壟斷企業,然后關心那些有非常強的核心競爭力的企業,但是現在,互聯網分布式制造系統的發展,讓我們看到更多草根、創新和服務相結合的思維邏輯、經營邏輯。因此,我們要關心價值網絡,而不只是封閉的價值鏈。在新的生態系統里,我們的制造服務怎樣和其他的元素結合,至關重要。

    當然,隨著制造業結構在發生變化,政府政策也應有相應的變化,特別典型的就是對創新的鼓勵和支持。

    最后,講一個“鳳凰理論”,鳳凰涅槃想必大家都知道,制造業的轉型升級跟鳳凰涅槃一樣,鳳凰要高飛就要靠大腦和翅膀。大腦是什么?就是商業模式的創新、制造跟服務的結合,你要清楚企業的戰略是什么、架構是怎樣的。兩個翅膀則是:一個對接互聯網,另外一個對接金融,如果金融體系能夠與實體經濟對接,中國會發生質的變化,中國的制造業也必將取得持續性發展。

    相信,以中國制造業的創新創業精神,在全球開放競爭的大環境下,我們一定會走出許多條新的發展道路,追趕、甚至超越世界一流的企業,推動中國經濟與社會發展,走上新的臺階。

黑龙江福彩p62中奖规则